怒是真怒,冷静也是真冷静!

因为怒极,加内特反而冷静了下来!

怎么报复?

这是加内特冷静下来的第一个想法!

一万多人死亡,这对于加内特来说,就是大仇啊!

要知道,在过往的十余年内,虽然加内特带领的卡克滋王**队也没少伤亡,但一次性过万的,也就仅仅眼前这么一次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不想报复?

不过,随着加内特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后,他却是先将怎么报复的事情放在了脑后!

此时,除了那一万多人死亡以外,还有很多因为距离爆炸点比较近,而受到了不同程度伤害的伤兵们,正躺在地上哀嚎着!

这些才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

想着,加内特叫来马努,脸色凝重的吩咐道,“安排一下,让没有受伤的士兵过来,将那些伤兵们都抬回船上,让随军军医们赶紧治疗!”

“优先治疗病重但还有抢救机会的,那些轻伤的稍稍往后放一下,而那些基本没有救,又或者没有办法救的放弃吧!”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说到最后,加内特脸上不由的出现了一丝悲痛之色!

“是!”马努听着加内特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但最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很快,随着马努的安排,原本遍地的伤员,都被抬回了船上,开始接受起了医疗!

这时,加内特又扫视了周围一圈后,心念一动,叫过一旁的士兵,吩咐道,“去叫一些没有受伤的人过来,将那些残肢断臂和尸体都收集起来吧!”

说这,加内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如果能找到姓名的就将其烧了,骨灰收集起来,我们回去的时候带回去!如果不能找到姓名的,那就将其集中起来,一起烧了,日后一起立个碑吧!”

爆炸的威力很大,那一万多人都死了,但其中只有冲的最前面,无法及时撤退,位于爆炸最中心的那些彻底尸骨无存,其他的多少还有点残肢断臂,甚至位于爆炸边缘的,还有些留有尸!

“是!”

士兵郑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小跑着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救治伤员,分辨尸体,火化尸体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在加内特的安排下以及剩下十八万的士兵的努力下,井井有条的进行着!

一天后!

“目前所有的伤员已经初步的治疗完成了!除了一百三十二个因为伤势过重死亡,十五个还在抢救外,其他的伤员基本都保住性命!”马努恭敬的朝着加内特禀报道。

“大人,所有的残肢断臂和尸体都已经收集完成!除了一千余人当场分辨出身份外,其他的因为没有尸体,肢体不,面目非等等原因,无法分辨出身份!”一个士兵禀报道。

听着两人的禀报,加内特深吸了一口气后,沉声吩咐道,“留下一个师的人,处理这里的后事,并且驻守这个港口,其他的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是!”

听着加内特的话,马努和士兵齐齐点了点头。

但随即,马努又迟疑着问道,“大人,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打?”

“不管其他的,一路杀到对方的国都!”加内特连思索都没有,就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大人,冷静啊!”马努一听,心头“咯噔”一跳,连忙劝说道。

他以为加内特是怒极了,所以不管不顾的想要直接杀向对方的国都。

“我很冷静!”加内特深深的看了马努一眼后,沉声道,“我知道,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些士兵的死亡怒极了,所以才不挂不顾的想要直接杀向对方的国都!”

“但实际上我现在很冷静!之所以直接杀向对方国都,也不过是综合目前的情况作出的我认为最正确的选择罢了!”

说着,加内特又解释道,“里求斯这个王国距离上次被推翻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觉得革命军,能够将所有人的人心给收买吗?”

“不可能的!仅仅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让里求斯王国的人们接受革命军的统治都够呛!在这种情况下,里求斯王国可以说除了国都在革命军的掌控之中外,其他的地方革命军的掌控力并不高!”

“因此,只要我们直接击溃了在里求斯王国国都内的革命军,那么回过头来再收拾里求斯王国其他的地方,就简单多了!”

听着加内特这么解释,马努这才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原来如此!”马努有些恍然道。

“好了,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出发吧!”加内特再次下令道。

“好的,大人!”这次马努爽快的答应了!

很快,仅剩下的十八万大军再次出发,朝着里求斯王国国都而去!

三天后!

“轰隆!”

听着队伍前方传来的爆炸声,加内特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又遇到地雷了!

这已经不是这几天第一次遇到地雷了!

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他们的队伍在前往里求斯王国国都的道路上,接连遇到了地雷。

或多或少,或埋的诡异或光明正大的埋着,总之一路上就没有一个安生的时候!

而对此,加内特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革命军埋地雷的这一手,他明白!

无非是为了消耗他们的士兵以及消磨他们的士气,拖延他们前进的速度,让革命军方面有更多的准备时间!

可明白归明白,他依旧没有办法解决!

地雷这东西,防不胜防啊!

除非他的军队不再前进,否则无法完解决,最好的情况也无非是士兵将雷都排掉。

但这样一来,排雷所需的时间也是一个问题!

“怎么办?”

加内特脑中出现了一丝狂躁。

“呼—”

但很快,他深吐了一口气,就将这丝烦躁给压下了来,整个人进入冷静状态,开始正视起了革命军这个对手!

“对方的指挥官不简单啊!”加内特冷静的想到。

之前,因为提前知道了对方是革命军,而知道对方不知道自己这方真正的底细,加内特就像开了上帝视角的人一般,多少有些轻视对方!

但在南方港口和眼前的地雷之后,他就不敢再轻视对方了!

知道身份归知道身份,可战争又是另一回事了!

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这对于战争而言并没有什么用,无法影响战争!

这么想着,加内特忽然一愣!

等等!

知道身份这点,好像可以影响战争啊!?

这一刻,加内特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马叉虫操作,令他脸上不由的出现了一抹笑容!

“既然你们恶心我,那就别怪我也恶心你们了!”加内特心中暗暗的想到。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