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宝驹点了点头,又对林寒说道:“主任,还有一个重要情况,也是在调查牟教授失踪案中发现的,我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事情况?”林寒心中竟然有些紧张,他现在心里最担心的是听到和江雪莲相关的不好的消息。

马宝驹有些意外的看了林寒一眼,显然他的表情没有瞒过马宝驹的眼睛,然后小心的说道:“主任,你是知道的,调查牟教授失踪这个案子,局里也介入了调查的。”

林寒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这个事情是他给张芸峰汇报之后,让军统局军情处出面协助进行调查的。

“现在他们调查的情况怎么样了?”林寒赶紧问道。

“主任,这件事情,局里面应该告之了市警察局,让他们协助进行调查。我很偶然的情况下从张雷局长那里的一个警察在无意中说,市警察局稽查大队私下也在查这个案子。”

“市警察局稽查大队?那是肖德阳也在查这个案子。”林寒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这也说明肖德阳应该不是南京政府那边的人。”马宝驹说道。

林寒曾经在南岸海棠溪温泉见过牟万洲和肖德阳见面,很显然他们两个是一条道上的人,如果真的能够排除他们是日本人和南京政府的人,那倒是一件好事情。毕竟在当前国一致抗战的局势下,这两个才最主要的对手。

“那么这样看来,肖德阳极有可能是”林寒,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而是看了马宝驹一眼。

马宝驹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主任,不离十了!”

林寒点了点头,然后又对马宝驹和汤池州说道:“但是据我们的调查,肖德阳这个人吃喝嫖赌、包养,并不太符合那边的要求,如果这样联想起来,他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簇拥菊花美女梦幻甜美纱裙唯美写真

汤池州问道:“老大,肖德阳的这一切会不会是他为了隐蔽自己的身份,故意装出来的?”

马宝驹也点了点头说道:“池州说的对,这个可能也不能够排除,如果他真的是为了隐蔽自己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伪装都是可能的。”

林寒点了点头说:“从牟万洲的以往表现来看,他倒是很符合那边的人的特征,只是这肖德阳还真的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这时,马宝驹说道:“主任,我在那边潜伏的时间比较久,而且通过我们以往的情报,那边其实也有很多潜伏人员分布在国民政府各级的组织中,在军队中也发现过很多起案例。所以,肖德阳虽然是市警察局的稽查队长,并不能够排除他的身份。”

林寒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宝驹,这件事情你和南岸的军工厂失窃案件联系在一起调查,我总觉得肖德阳和这件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马宝驹连忙说道:“好的,主任,这件事情我和老潘曾经专门去南岸做过初步的走访,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明显的线索,看来这个看似简单的军火失窃案并不简单。”

“主任,我们下一步去哪里?你说要回局机关的,要不要先给张处长打个电话?”这时,汤池州在旁边问道。

林寒赞许的看了一眼汤池州,的对,峰哥不一定在办公室,还是先打电话给他,说明一下更好,这样吧,你先去给峰哥打个电话,就说我下午回局里,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他汇报。”

汤池州,点了点头,连忙站了起来,就准备去打电话。林寒立刻又叫住了他,继续对他说道:“池州,你同时也跟市警察局徐中来局长打一个电话,如果他在的话,我们马上去一趟市警察局。”

汤池州点了点头,就出了包房去打电话了。

林寒看了马宝驹一眼,凑近他的耳边,亲身的问道:“最近那边有没有传回关于张小姐的消息?”

马宝驹点了点头说:“我曾经专门给文绍兄打过电话问过这件事情,他说张小姐在那边还是挺活跃的,也是一个积极分子,现在正在那边的一所学校里面进行学习,毕业之后会分配在那边的一些重要的部门工作。”

林寒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嘴里接连说了几声“那就好!”

马宝驹脸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迟疑了一下,还是对他说道:“而且据柳兄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张小姐在那边很受某位领导的青睐,大家都很看好她未来在那边的发展。”

林寒听了这话微微一怔,随即又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这或许也是芸芷最好的一个归宿。”

然后,他又对马宝驹问道:“对了,和张小姐一起的那位叫浅紫的同学,现在她怎么样了?”

马宝驹笑着说道:“我听了柳兄说,张小姐的这位同学现在在那边可是风云人物,风头比张小姐还要盛。”

林寒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这位浅紫小姐当初在重庆大学就是校花级的人物,成为风云人物一点也不奇怪。”

马宝驹也说道“主任,你说的对,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她和张小姐一样,不仅长的美丽动人,而且都来自大城市,还是大学生,气质优雅,在那边很容易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来,从而受到组织的重点关注。”

很显然,在这件事情上,林寒和马宝驹的看法是一致的,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这时,汤池州推门又走了进来,对林寒说道:“老大,两个电话我都打了,都没有什么问题。徐局长说正好有空,他在办公室等你过去,还说中午一起吃饭。”

林寒笑着说道:“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徐大哥一起吃饭了,今天肯定是逃不掉的,那现在就过去吧!”

汤池州和马宝驹都知道林寒去找徐中来,一定是有目的的,他们很快就站了起来,汤池州去结了茶钱,一起向市警察局走去。

他们从茶楼走了出来,这个位置其实离重庆市警察局并不是太远,他们一直往前走,穿过了督邮街的大十字路口,然后左转拐进了一条街道,继续向前走了几十米,就来到了重庆市警察局。

市警察局大门口,看得出来有重新修整过的模样,这些都是日机轰炸后留下的修复痕迹。在历次的日记轰炸过程当中,设在市区的市警察局多次遭到n的袭击。所以经常都会出现轰炸之后又重新修复的痕迹。

这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嘴里还娇声的笑着对林寒说道:“哎呀,林主任,你可是个稀客呀,竟然可以在这里遇见你,是荣幸之至啊”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