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兵利器,灵丹妙药,这些东西我万剑山庄都有,不如你换一个条件?”

“换一个条件?”一时间,卓玉城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这位刚刚威震天下,在江湖传言中狂到没边的这位万剑山庄的庄主,如今这是怂了么?

还是说,这位万剑山庄庄主一直都是这么不靠谱?

“沈庄主,我只有这一个条件,帮我夺回无夜城!”深吸一口气,卓玉城静静跪在那里,在不言语半分。但是眼神之中,却只剩下坚定之色。

“只有这一个条件么,这可就有些麻烦了!”当然,夺回无夜城对于沈康而言,也仅仅只是有些麻烦而已。只是沈康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哪怕是人家以不死草作为交换。

“沈庄主,你放心,田忠早年间身受重伤,这些年完是以吸纳不死草的生机勉强存活,其实力早已十不存一!”

“此时我将不死草带出,他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以沈庄主的武功对付他易如反掌!”

也许是看出了沈康的顾虑,沉默中的卓玉城突然开口,一开口就让旁边的林叶脸色大变。

城主身上有伤的事情,也只有他们几个有数的心腹才知道一些而已。可没想到,卓玉城竟连这个也知道,甚至还知道城主以不死草续命的事情。

难怪他会偷走不死草,原以为他只是看上了万剑山庄的悬赏,现在才知道这王八蛋是想一石二鸟!

“沈庄主,无夜城本就是我卓家所有,如今我卓家虽然没落,但在无夜城中还有不少效忠我卓家的势力!”

“只要沈庄主帮我杀掉田忠,而后我作为卓家唯一的后裔振臂一挥,自然从者云集,无夜城必然能再度归我所有!”

可爱大方俏皮女学生

抬起了头,卓玉城的眼中闪烁出了名叫野心的光芒,透着丝丝贪婪和奢想。

“只要沈庄主愿意,到时候,我无夜城愿成为万剑山庄的附属势力。每年我都愿拿出无夜城一半的收入,上交给万剑山庄!”

“卓玉城,你疯了不成?”林叶没想到卓玉城的执念能有这么深,为了夺回无夜城,竟然连无夜城都可以打包卖了!

那万剑山庄是好相处的么,一门中有几位道境大宗师,随便一个就足以踏平无夜城。一个搞不好,那就是引狼入室的局面,说不定就让人直接吃干抹净了。

“真是好大的魄力!”再度深深看了一眼眼前人,沈康也不得不承认此人虽然年轻,但未来不可限量,光是这份魄力就绝无仅有。只是这行事手段嘛,就有些不敢恭维了!

“只是无夜城此时的城主,虽然深受重伤但却能维持这么多年,怕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沈庄主!”见沈康还不说话,卓玉城咬了咬牙说道“其实当年先祖在开辟无夜城的时候,还留下了一笔宝藏,乃是先祖驰骋大海时无意间得到的!”

“宝藏?没兴趣!”若是刚入江湖那会儿听到宝藏之类的,沈康一定兴奋的睡不着觉。可此时此刻,一点半点的宝藏怼他完没有吸引力。

金银珠宝之类的,万剑山庄虽然不算多,但绝对够了。何况还有万三千这等人才在,日后商号遍地,富甲天下那是一定的。

所以说,哥是那种缺宝藏的人么?哥缺的是宝物,是大量可回收的宝物!

不然他要是向搜尽金银珠宝的话,光各大顶尖势力的赔偿都能堆出一座金山来,你信不信!

“沈庄主,这笔宝藏并非寻常金银,而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留下的传承和藏宝,先祖正是凭此开创了不夜城!”

“这笔宝藏藏在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先祖留信,非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不得开启。只要沈庄主帮我,我愿将宝藏双手奉上!”

“卓玉城,你疯了,你连初代城主留下的祖产都不放过。初代城主说非生死存亡之际不得开启,可你现在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么?”

“我当然知道,现在就是我卓家生死存亡之际!”

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卓玉城那俊秀的脸上满是狰狞“事到如今了,你认为我跟田忠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么?你认为他还能放过我么?”

“卓家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家族生死存亡系于我一身!可无论是被你抓到或是被别人抓回去,我的下场只有一个,所以我没得选!”

“要么,我被你抓回去,要么,我作为胜利者,光明正大的走回去!林叶,你说我该怎么做?”

“卓玉城,你要对城主有信心。城主宽宏大量,一直待人以诚,他一定会饶过你的!”

“放屁,这句话你信么?”不屑的笑了笑,卓玉城淡淡的说道“我可是要置他于死地的,你觉得他会原谅我?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无法回头!”

“沈庄主!”不再理会林叶,卓玉城转头看向了沈康的方向,紧接着大声说道“我能拿出来的都已经拿出来了,我的条件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

跪在地上,卓玉城心里也很忐忑,他等于是在赌一把,就赌沈康的人品。这一次,怕是不成功便成仁!

“你说的宝藏可是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卓玉城就感到略有些不对。这话虽然是他本想回答的,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自己的嘴说的似乎比心里想的还要快。

“那你说的宝藏藏于何处?”

“就藏在在无夜城的地下,我卓家先祖就是无意间在那里发现的宝藏,之后索性就在这宝藏的上面建立了无夜城!”

“这,我为什么会说?”说完这句话,卓玉城不由脸上布满了慌乱,这些东西乃是他们卓家世代相传之绝密,他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口。

即便是他想以宝藏诱惑沈康出手,也只会循序渐进,绝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把实话说出来。再说了,他还想偷偷转移一部分呢,又怎么会现在就说。

何况,万一他一次性把知道的都说了,万一沈康卸磨杀驴怎么办。可任凭自己再怎么阻止,这张破嘴都好想止不住一般将心里话统统说来了出来。

诡异,何其的诡异!

“把无夜城建在遗迹上面以掩人耳目,无夜城第一任城主还真是个老狐狸。真不愧是打家劫舍多年,还能金盆洗手身而退的海盗!”

“那你把不死草藏在什么地方了?是在你身上带着么?”

“这…….”听到沈康的话,卓玉城赶紧使劲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一个不小心再将心里话说出来。可惜,任凭他动作再快,自己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发了出来。

“不死草不在我身上,我把它藏在了无夜城东城的一个枯井里面,绝对让人想象不到!”

“又是在无夜城,看来这地方我还真得是去一次不可了?”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