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嘉笑着走进办公室,对林寒说道“小林哥,我和安妮的所有交接手续已经办理完毕,请问你还有什么吩咐?”

林寒笑道“大嫂,你的调动手续办完了吗?”

梓嘉笑着说“本来按程序,应该交接完成再办理离职手续的,不过今天李处长看样子心情不错,主动问起我调动的事情,所以我就把两张表格一起给他签了字。⊙√八⊙√八⊙√读⊙√书,2●3o≥”

林寒开玩笑的笑着说“大嫂,你去了政府那边,以后还请你对小弟多多关照。”

梓嘉也笑道“小林哥,你少来,你忘了对老陆说过的话吗?”

林寒赶紧正色的说道“大嫂,我可不敢忘了。”

梓嘉开心的扬扬头,还调皮的笑道“还好,我家老陆没有所托非人,不然,我可就惨啰!”

陈安妮听到他们的对话,大概明白了梓嘉和林寒的关系,有些羡慕的说道“梓嘉,你可要常回来看看,我怕有搞不清楚的地方,还需要向你请教。”

梓嘉笑着说“安妮你放心吧,我过去之后,有了新的电话号码,我会告诉你的,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陈安妮高兴的说“好的,谢谢你!梓嘉。”

梓嘉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对林寒说道“小林哥,那边催的比较急,我想上午就过去报到。”

林寒点了点头,对梓嘉说道“我听世安哥说那边很想让你赶快过去报到。这样吧,今天你就先过去,改天,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到齐了,再给你践行。”

高颜值清纯美女肌肤如玉私房养眼写真图片

梓嘉笑着说“我没有什么问题,具体时间我就等小林哥的通知吧!”

林寒说“好的。6八6八6读6书,□≠o”然后他对陈安妮说道“安妮,你也送送梓嘉吧!”

陈安妮高兴地说道“好的,林科长,我正想说想去送送她呢。”

梓嘉向林寒道了别,就和陈安妮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

林寒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担心梓嘉去政府部门会出现什么问题,只要有黄世安的照应,在那边就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事。

现在,他的心思都在陈安妮身上。今天早上,他委身于那家早点铺,就是想初步观察一下陈安妮和杜贵成的感情是否和梓嘉说的一样那样好?因为自从昨天晚上听到陈安妮夫妻俩的争吵之后,林寒就对陈安妮和杜贵成之间的感情产生了怀疑。

凭他的直觉,陈安妮和杜贵成的感情并不像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好,那些亲密,在林寒眼中更像在旁人面前演戏。

确实,根据今天早上的观察,陈安妮和杜贵成一前一后出门,却没有像很多感情深厚的夫妻那样同行。而且,林寒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陈安妮提到杜贵成经常失约的事时,眼里更多的是无奈和失望。

林寒现在已经可以基本作出判断:陈安妮和杜贵成之间的感情是有问题的,这也是他可以充分利用的一个突破口。

◇◇◇

很快,陈安妮就回到了办公室,她对林寒说道“林科长,梓嘉已经离开了,你还有什么交待吗?”

林寒笑着说“安妮,你才来,很多地方都还不熟悉,所以不用太着急,我们现在的工作也不算忙,慢慢来就好了。”

陈安妮有些羞涩的笑着说“林科长,我可能太着急了一些,真是不好意思。”

林寒笑着说“没关系的,我们办公室还有几位同事,现在出外勤,过两天才会回来,到时再介绍你们认识。”

陈安妮说道“好的,林科长。”说完,还过来给林寒的茶杯中添上了开水。

林寒并没有阻止她的行为,只是说了一声谢谢。陈安妮对他笑了笑,说“林科长,不用的。”

陈安妮坐在办公桌前,整理了一下梓嘉留下来的文档,其实梓嘉都做得很到位了,所以她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林寒看着她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就随口问道“安妮,按照局里的规定,我们每天八点钟上班,你可能会有些不习惯。”

陈安妮笑着说“林科长,这到没有关系,我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

林寒哦了一声,又笑着很随意的问道“是起来给先生做早餐吧?”

陈安妮却摇摇头说“贵成其实很少在家里吃早餐的,以前我也起来做早餐,但是他要么睡到很晚才起来;要么很早就出门了。后来我就不怎么做早餐了。”

林寒点点头,又换了一个话题说道“我看杜先生是一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应该有很多朋友需要应酬,难免会早出晚归吧?”

陈安妮本想说什么,但是又迟疑了一下,只是淡淡的说道“也许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忙些什么?”

林寒看到陈安妮欲言又止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转而向她介绍了一下军统局的组织架构和各处室的负责人,以及军情处各科室的的情况。

陈安妮很细心,而且她的速记能力让林寒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因为在林寒讲述的过程中,不时看到陈安妮用手指在掌心中不时的比划。林寒知道陈安妮是用一套自己的速记手法,进行凭空强记。

林寒说完军统局的基本情况,对陈安妮说道“安妮,跟我一起去见见张芸峰处长吧,以后很多事情你都需要找张处长的。”

陈安妮连忙站起来说“好的,林科长。”

林寒也站了起来,正准备出门,就听到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陈安妮不待林寒说话,就接起电话,问道“您好,请问你找那位?”

然后,她很快把电话递给林寒,并说道“林科长,找您的,说有急事。”

林寒略感诧异的接过了电话,说道“我是林寒……”

陈安妮看到林寒脸上的表情由诧异转而凝重,然后又变得高兴,随即又表情严肃,最后才轻松的说道“好的,谢谢张局长,我会尽快过来的。”

林寒挂断电话,对陈安妮说道“安妮,我们走吧,这会儿,张处长应该在办公室的。”

◇◇◇

张芸峰在办公室里很热情的接待了陈安妮,并说了很多勉励的话,让陈安妮感到很激动,并表达了努力做好工作的信心。

坐在旁边的林寒对张芸峰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一直在思考刚才张雷打过来的电话,说程汉生突然传出自他潜伏在磁器口“川隆达贸易商行”以来的第一份情报。

但是,程汉生并没有通过林寒安排的联络点来传递,而是意外的通过警察局的一条暗线传递的这一份情报。

程汉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