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番慎重比较,乔安对自己的定位渐变明朗。

以他当前的水平,勉强够得着《奥法评论》的门槛,档次更高的核心期刊就别想了。

乔安比照期刊上公开登出的投稿地址,仔仔细细抄在信封上,贴好邮票,当天下午就将论投进邮筒。

乔安购买的是最贵的航空邮票,信件由魔导飞艇专门投递。

奥法学会在新大陆设有一个分部,据说位于斐真属约顿海姆殖民地的首府“新阿瓦隆”,也就是莫里亚蒂教授这次出席学术会议的所在地。

乔安打听了一下,魔导飞艇由米德嘉德城往返新阿瓦隆,只需要一到两天时间。

编辑部审稿,通常需要三到四个工作日。

这样计算下来,大概等待一周左右,他就能收到《奥法评论》编辑部的回信了。

正常情况下,这封信只是通知他已经收到稿件,进入审稿流程,请作者耐心等候审稿意见云云。

编辑们通常不会深入审稿,而是将论稿件转交至少三位相关领域的学者,请对方担任特邀审稿人。

审稿人出示的意见,将直接决定这篇论是否够格公开刊载。

事实上,大多数投往核心期刊的稿件,最终命运是被审稿人直接毙掉,连修改的机会都没有。

麻花辫纯净少女蕾丝薄纱长裙漫步山间唯美写真图片

乔安对这些内情,只是一知半解。

一知半解,其实还不如完不了解。

不了解,最起码心态坦然,投出去就算了,没有什么患得患失的想法。

自从投出稿件,乔安就不由自主陷入焦虑的深渊。

每天早上一睁眼,首先闯入脑海的念头就是,“今天会不会收到期刊编辑部的回信”?

每天都在牵肠挂肚的盼着回信,做什么事都静不下心来,情绪也变得愈发焦躁。

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五天,乔安终于收到那封朝思夜盼的回信。

然而当他真的拿到回信,情绪却又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发自内心抗拒拆开信封。

没有消息的时候,他天天盼望回信。

现在真的收到回信了,他反而害怕起来,隐隐觉得信封里装着一个坏消息。

倘若预感成真,那还不如当初没有投稿,最起码不用遭受打击。

乔安不敢当着别人的面拆这封信,就把回信藏在怀里,匆匆离开校园。

回到出租公寓,他把自己关在卧室,锁上房门。

当他把回信从怀里取出来,才发现,信封已经被紧张的汗水浸透了。

乔安坐在书桌前,屏住呼吸,鼓足部勇气,拆开信封。

厚厚一叠纸滑落出来,正是他投递出去的手稿。

乔安见此情景,顿觉眼前发黑,隐隐预感到大事不妙。

定了定神,他发现信封里还有一张纸,连忙取出来展开。

这是《奥法评论》编辑部,给他的回信。

匆匆看完这封回信,乔安如坠冰窟,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栗起来。

仿佛噩梦成真,所有他最担心害怕的事情,现在都成了现实。

甚至比他事先所做的最坏的预想,还要糟糕十倍!

没错,这是一封退稿信。

而且是一封饱含怒火、疾言厉色的退稿信。

透过字里行间,乔安不难想象出执笔人在竭力控制情绪,然而满腔不悦,依旧按捺不住地从笔端流淌出来。

信中的字,如同无数锋利的投枪,掷向乔安心脏,使他几乎停止心跳。

这位主编先生的回信,在礼节性的问候过后,就开门见山表明态度。

“我们的期刊,只关注论质量,不会过多考虑作者的年龄、背景和履历。”

“很遗憾,维达先生,您的章尚未达到本刊的发表标准。”

“就这个问题,我和编辑部的同事们进行了一场争论。”

“维达先生,您在投稿信中自称今年只有岁,不得不说,这令我感到很意外。”

“我的同事们,惊讶于您还这么年轻,能写成这样的论就很不错了,认为您大有前途,不妨破例通融一下,为您开一面。

“但是我的意见恰恰相反。”

“正因为您还如此年轻,我们更不能对您破例,纵容您在论写作方面的坏习惯,以至于使您误认为这是一种少年天才理应享有的特权。”

“维达先生,请允许鄙人说几句不中听的大实话。”

“您的论,在我看来一塌糊涂,甚至都算不上是一篇真正的论!”

“您的行格式极不规范,献索引残缺不,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份草稿。”

“维达先生,您犯的这些低级错误,使我不得不怀疑,您是以一种怎样浮躁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以怎样一种轻慢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期刊。”

“我们《奥法评论》,是一份严肃的核心期刊,一个交流奥法研究成果的学术平台,不是散杂志,更不是通俗小报!”

“您的作品,连最基本的论格式都不规范,这是对严肃学术期刊的极大冒犯!”

“维达先生,我不禁要问,当您投稿的时候,有没有认真考虑过一个问题——您拿这篇东西投给我们的期刊,可它真的够格吗?”

“言尽于此,望您深思。”

被冷汗浸透的信纸,自颤抖的指间,轻飘飘滑落下去。

乔安伸手去拾,然而刚一弯腰,就有一股强烈的恶心感,由胃部直冲喉咙。

他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双手撑住桌面,挣扎着站了起来。

步履踉跄冲进隔壁卫生间,趴在洗手池上,剧烈呕吐起来。

自从出生以来,乔安尚未遭受过如此沉重的打击。

心理层面遭受的打击,激起强烈的生理反应,使他忍不住连连干呕,直到吐光胃容物。

浸透胆汁的口腔,酸涩发苦。

乔安扶着盥洗台,感觉自己两腿打飘,天旋地转。

他想冷静下来,却办不到。

满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在回荡。

“你够格吗?”

“你够格吗?”

“你够格吗?”

也许我真的不适合搞学术?

这个前所未有的绝望念头,如同千钧巨石,压在乔安心口,使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