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这些,萧开天还单独生产了六百件的远距离攻击等离子炮,优化设计上提升了攻击力以及精准度,使用的原材料是他收集过来回收利用的废弃魂灵机甲。

这么一来,他所能动用的,包括梁家的底蕴,全部挥霍一空,这种惊人的消耗资源速度,连着梁衍也忍不住双眼皮直跳。

萧开天相当沉得住气,他并不着急,犹如耐心的渔翁,静静等待鱼儿的上钩。

和总体有重大推进的萧开天比起来,北境宋家家主宋裕的心情,相当得恶劣。

他坐在棋桌后面,盯着棋盘上面的黑白棋子,手中捏着一枚白棋,却迟迟难以落子。

北境四大家族以他为首,背靠古修吴国的势力,一直以来他在北境是呼风唤雨,隐约就是北境真正的领主,这个情况,随着萧开天的到来,宣告结束。

齐家和陈家暂且不说,梁家迅速站队,成为萧开天的“左膀右臂”,而把自己推到了和萧开天对立的立场上去。

派出去刺杀萧开天的单道济,到现在也有没有消息,这是他麾下重臣,肩负暗杀重任,曾经有过辉煌的战绩。

但,邪门的是,跟着萧开天去了奥亭,然后连着一起出动的暗杀小队,全员失踪,一点风浪也没有掀起。

而萧开天则是带着白蔻,施施然从奥亭旅游回来,似乎还玩得非常开心,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的心头堵了好几天。

回来之后,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萧开天到底知不知道,单道济是自己派过去的人,还是说,这个卑鄙阴险的人,正在酝酿着其他的阴谋。

宋裕想不明白,但他清楚,自己已经处于目前的立场,很难有所改变了。

清纯少女长裙翩翩起舞甜美照

“家主,”坐在他对面的北境智者刘牧之,却是脸上带着微笑:“是否还在对萧开天的事情发愁。”

宋裕叹了口气,他捏着白棋轻轻敲击着棋墩:“牧之,萧开天的举动,我有点看不清楚,你说他知道单道济是我们派出去的吗。”

“单道济必定是陨落在奥亭了,”刘牧之老神在在,他拍下一枚黑子:“看来萧开天身边也有高手,至于家主你担心的,我认为已经不是问题了。”

“难道时至今日,家主还觉得自己和萧开天的关系,还有缓和的余地么。”

“说得对,”宋裕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与其纠结如何维持和萧开天的现状,那还不如孤注一掷,他抬起手,狠狠将白棋拍在棋盘上:“依你之见,我们该如何行事。”

“北境四大家族,我们宋家的军力最强,”刘牧之眼眸里闪过一丝的精光:“齐家和陈家稍弱,但两家联手,未必比宋家差,梁家的话,一直走‘文治’路线,也算安身立命的办法。”

“但萧开天打破了这个平衡,他带来的八百修士,是百武国的精锐,合并到梁家之后,梁家的军力未必比齐家和陈家差,足够形成抗衡的局面。”

“这种情况下,齐家和陈家的心思很好猜,巴不得我们和萧开天斗得你死我活,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说着,他缓缓又将一枚黑子落下,宋裕点了点头:“这两家的立场,取决于我们和萧开天对决的结果,只是……”

“只是萧开天军力不弱,何况还有超聚变核武器,这属于禁忌的武器,但这个人是个疯子,”刘牧之回应着:“逼急了,也许他就会拿出来使用。”

“我想,这也是家主迟疑不敢动手的原因吧。”

“没错,”宋裕点头,他皱眉盯着棋盘上两条相杀的黑白大龙:“正如这棋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所以我们需要外援。”刘牧之微笑着将一枚黑子落下,整个棋盘的局势瞬间发生了变化,本来处于弱势的黑棋,联络上附近的一片活棋,整个形势发生了逆转。

“家主请看。”刘牧之从怀里拿出一枚水晶片,缓缓递到宋裕的面前。

宋裕眉尾一挑,他接过水晶片,神识扫过提取了里面的信息:“这是……”

“我让人私下调查的关于萧开天的资料,”刘牧之将棋子丢进棋罐:“这个人很神秘,更多的资料查不出来,这已经是能追踪到的所有资料了。”

宋裕沉吟着:“在邺都参加了炼丹大会,不过和这三名东吴的修士,有什么关联么。”

“这三人背景倒是有点,是东吴一个叫太虚阁的宗门势力的人,这个宗门的背后来头不小,是名人堂虎臣之一太史慈,而这三人,似乎和萧开天有过交集,然后莫名其妙陨落在邺都附近的星空。”

“你怀疑是萧开天杀的?有证据吗。”宋裕皱着眉头,这理由拉东吴进来参战,理由有点牵强。

刘牧之笑着回答:“没有,但是不是萧开天杀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东吴能够找到借口就可以了,毕竟萧开天手里,可是有超聚变核武器的。”

超聚变核武器属于禁制类武器,全修真界的保有数量也有限,古修三国和现修手里都有,但数量都不多,全是第二次修真界大战期间,遗留下来的。

这个武器现在已经不使用了,更多的是作为一种震慑力量,搭配着政治交锋,起到制约对手的作用,当然,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数量越多越好。

而吴国则是超聚变核武器保有国中,数量最少的一方,得知萧开天手里有这样的武器,当然会起觊觎之心。

“双方都有核武器,所以就算真的打起来,谁都不敢轻易使用。”刘牧之老谋深算地拍了拍衣袖,将自己的谋略和盘托出。

计划可行性非常大,宋裕认真思考着,但他一旦迈出去这一步,那就是真的和萧开天不死不休了。

“况且,一旦东吴愿意出动军队,届时必定牵扯到萧开天的军力,我们处在界墟上,随时可以……”刘牧之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好,”宋裕手一挥,棋盘上的棋子自动飞回各自的木罐中,棋局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他难得心情好了起来:“安排人,立即前往东吴。”

xiazaitxt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