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的皇庄,基本集中在南、北直隶区域内。两百多年下来,皇庄的数量和土地面积均有所起伏,在武宗朝发展到顶峰,大约三万七千余顷。嘉靖登基初期,为了营造一代明君的表象,把一些皇庄交还给了当地州县。不过这样的交还,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所以到了万历这一朝,各个皇庄加在一起,账面上的土地面积是三万余顷。

按照古代一顷等于一百亩这样计算下来,现在皇庄的面积大约是三百万亩。这万历皇帝只划了两千亩给朱由栋,是不是太过吝啬?

其实不是这样的。

皇室家大业大,人口众多。皇宫里那么多的人,真指望亏空的国库拨款过来,那是早就饿死了。所以,皇庄的收入,才是稳定的,能够每到一定时间就能变现的可靠收入。

因此,现在这三万多顷皇庄上,除了皇帝之外,还有皇后、太子、贵妃、一些得宠的妃嫔以及权势较甚的太监等诸多人员的名头——这是大内很多有头有脸人物的私房钱的主要来源地之一。在这种大环境下,万历皇帝能够给朱由栋两千亩大的庄子,真的称得上是厚爱了。

这当然是朱由栋找万历要的。万历开初觉得朱由栋年纪还小,每个月比照郡王的俸禄把钱发给慈庆宮也就是了。结果朱由栋不愿意:你给我一个庄子,一次性给我点启动资金。之后我就不找皇家要钱了。要是我经营得不好,饿死了活该!

“忠贤?”

“小爷请吩咐。”

“皇爷爷给吾的这个皇庄,位于昌平州的红河村,庄内有榆河灌溉,土地最是肥沃不过。但是吾看去年的大内账册,这个皇庄去年才交给大内白银一百余两,丝绢也不过各五匹……哼,看来这庄头、把头什么的,也是猖獗到了极处了。你去,好好的给吾盘点一下那个庄子历年的账册,实地走访一下皇庄里的百姓。必要的时候,吾准你直接抓人!”

“请小爷放心,奴婢一定尽快把此事办妥!”

“嗯,你一个人去可办不了事。世忠。”

“殿下,臣李世忠候命。”

清纯女孩花海从中最娇艳美图

“皇爷爷给吾四十名锦衣卫充作侍卫,这些人以后都是你管了。吾现在上午一般在皇极殿和养心殿,下午在慈庆宫。那是连紫禁城都没有出去过的。所以,身边的侍卫不必太多。你可以安排一些人手,跟着忠贤去红河那边办事。”

“臣领命。”

“嗯……”朱由栋起身,然后拍了拍仍然跪在地上的魏忠贤的肩膀:“忠贤啊,吾年幼,骑不得马,但是这个皇庄呢,距离紫禁城也就四十多里路,就算是坐轿子,辛苦一点,一天一个来回也是可以的。所以,吾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后,元宵节,加上轮休,吾有两天假期。到时候,吾会亲自到皇庄来。若是你办差办得不好,哼哼,后果你知道的吧?”

“奴婢明白!若是差事办得不好,不必小爷说,奴婢自己把头割下来!”

“很好,你去办事吧。”

毫无疑问,像魏忠贤这种对自己的亲人,对自己都下得了狠手的家伙,绝对是能够办事的。但是这样的家伙,也必须要时刻敲打。否则他就会自我膨胀,最终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周围所有人。

大明帝国立国两百多年了,很多地方都出了问题。皇室内部的管理,也到处都是漏洞,只能是免力维持。

以皇庄为例,这是直接属于皇室名下的土地。皇帝派出宦官进行管理,招揽附近的农民进行耕种,其产出由大内和农民进行分成。

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非常普遍。最著名的莫过于汉代的上林苑。

但遗憾的是,汉代的上林苑,是附近的农民们抢着给皇室种地:不交税、不受世家豪强的欺负,皇室收入很多,并不太在乎这点耕地的产出。秋收的时候,左一点右一点都无所谓……谁不喜欢给皇家种地呢?

但是明朝的皇庄,那就是大大的恶政了。

究其原因,吃拿卡要的人太多,管理严重不善等等。使得附近的农民都不愿意给皇庄种地:能分到的实在太少了。

农民得到的少,皇帝拿到的也少,那产出到哪里去了?当然是代表皇室管理皇庄的宦官及其爪牙们拿走了太多。

有人或许会问:那汉代的皇庄怎么就没有这样的问题?是那个时代的人节操高一些吗?

呃……或许是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最根本的是:汉代的皇子们,很小开始就要自己管理、经营上林苑里的部分土地——一个小庄园你都经营不好,将来怎么经营你的封国或者整个汉帝国呢?而明代的皇子们嘛。啧啧啧,我们大明是以道德治国的国家,君子怎么能去做求田问舍的下贱事呢?

有明一朝,各个皇庄的主人都在不停的变幻,皇帝,太子,太后、皇后、贵妃什么的,名下都有庄子。但无一例外,没有一个庄子是庄子的主人亲自去打理的。这才是明代皇庄与汉代上林苑最大的不同。

再说了,从明朝中期开始,皇室子嗣越来越显得艰难,皇子的夭折率极高。就算皇帝想锻炼一下皇子,也没有身体健康、心智完备的皇子接招啊。

所以,万历皇帝划拨了一座两千亩左右的皇庄到皇太孙名下的事情,无论紫禁城内的太子、后妃、宦官,还是皇城外的大臣。大家大多都是“哦”一声完事。在他们看来,皇太孙那么小的年纪,就算天生聪慧,又能懂多少呢?还不是权拜托给那些庄头管理。无非是这块地不多的收入,从万历名下转到皇太孙名下而已罢了。

不过呢,作为穿越者,最想要的,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局面吗?

“曹化淳!”

“奴婢在。”

“这是一千两会票,在两京的户部银库都可以兑现。另外,吾还找矩公给你要了新的身份。”

“……东厂千户?这,小爷,奴婢现在可承担不起如此的重任。”

“哼,想得美。你才十几岁,就真的想做东厂的高层了啊?这只是一个身份,让你在外面办事方便一些罢了。”

“哦……那小爷需要奴婢在外面做什么?”

“嗯。”朱由栋转身,从自己座椅身后的书柜里取出了几张图。

哎,虽说当年学局部解剖学的时候,画图画了不少。但到底是这副身躯还太小了,力量什么的完跟不上。所以,这几幅画,他也是折腾了好久才算完成。

“你来看,这是土豆,也有人叫马铃薯,叫山药蛋子的。据闻在陕西、山西一带已经有人种植,不过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