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把张芸芷送到工学院303宿舍,浅紫和杨沁一路上都挤眉弄眼的和张芸芷打趣,一会儿笑她出手快,年纪轻轻,才进大学校门就有了男朋友;一会儿又夸赞林寒英武帅气,能说会道,还温柔体贴,说得张芸芷一阵阵脸红。

浅紫和杨沁都比张芸芷要稍大一些,一直都把张芸芷当小妹妹照顾,三个人性情相投,关系很好,所以不管怎么说,张芸芷也不会生气。

放下行李,林寒一看正是晚餐时间,就说请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正好表达他对浅紫和杨沁平时照顾张芸芷的谢意。

两位美女听说有人请客吃饭,而且还是个帅哥,当然很开心的就同意了,张芸芷自然也没有反对。

他们一起出了校门向左拐,是沙坪坝最热闹、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都两层楼的房屋,一般楼下是商铺,楼上是住宅,保留着很传统的街道模样。

前行不远有一家火锅馆,门面不是很大,在门口右边的墙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小粉牌儿,上面用粉笔写着“毛肚火锅开堂”。

浅紫是重庆本地人,看到这家店说:“我们今天就吃火锅吧,这家火锅馆看着还不错,大家以为如何?”

杨沁和张芸芷最近也没有机会吃麻辣的,闻着店里传出来的诱人香味,都有些儿吞口水,连忙点头同意,林寒当然也不会反对。

这家火锅馆还是挺有特色的,它是一人一锅,每人一个小小的泥土小灶,上面放一个小铁锅,灶底烧的是碳火。这种小灶火锅,既不同于后世各种各样、花样百出的大火锅,也不同于北方的涮锅。这才是正宗的20世纪30年代的重庆街头火锅。

三女一男正好坐一张桌子,点了一些荤素菜:有水牛毛肚、牛腰、牛肝,鳝鱼,猪脑花、猪脊水,黄牛梅子头、背柳肉。素菜却只有黄葱、蒜苗、莲花白菜。

这个时代的重庆火锅是很讲究刀功的,所有的荤菜都不是用切的,而是用片的刀法。那牛肉用筷子夹起来,竟然能透过人影儿,可见那墩子手的刀功有多厉害。

这家火锅馆除了正常的麻辣底料之外,底汤竟然是用的清炖的牛肉汤,而麻油碟内加有调散的鸡蛋,荤素菜烫熟之后蘸食,和后世火锅的油碟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浅紫,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她都是一个标准的吃货。

她很快就将牛脊水、鳝鱼片、脑花先下锅煮起,其它荤素菜分别盛于小盘中,以便随吃随烫。大家也学着她的样儿,如法炮制,省事还颇有乐趣。

三个漂亮的女生都不喝酒,林寒也没有好意思喝,叫老板上几瓶可口可乐,告之没有,也就只好作罢。

火锅馆老板看这几个俊男美女吃得高兴,一个个美女更是用手扇着红嘟嘟的嘴唇儿,辣得满头大汗。

他笑着给他们送来几大碗老荫茶,大家喝了,才发现吃火锅喝老荫茶不仅能解油腻,而且温润爽口,祛火消暑,这才是真正的火锅伴侣,真还不是后世的某吉、某宝可比的。

林寒并不是一个特别能吃辣的人,他吃着这样的火锅,喝着老荫茶,感觉胃口大开,不断叫老板上菜加茶。

老板看到这个小伙子带着三个漂亮的女学生来吃火锅,点菜随意,出手大方,看来像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因而照顾得也更殷勤。

这一顿火锅吃下来,结账差不多有5块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十天的收入,老板真是喜上眉梢,今天这单生意真心不错。

林寒现在不差钱,能够在张芸芷的同学面前大方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从张芸芷看他那柔情似水的眼神里,他就知张芸芷是很满意的。

◇◇◇

吃完火锅出来,在校门口,张芸芷就不让林寒送了,一来是时间不早了,晚了没车坐;二来是因为有两个闺蜜在一起,还是怕林寒尴尬。

虽然林寒并不在意,但晚了没车倒是问题。所以他也没有坚持,就和她们挥手道别。

那个年代的交通并不方便,时间晚了,想从沙坪坝到军统局本部机关所在的罗家湾,没有车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林寒沿着沙坪坝街道匆匆往小龙坎方向走去,因为浅紫告诉他,那里有最后一班由沙坪坝开往上清寺的班车。

沙坪坝正街上行人不少,说着天南地北方言的外地学生更多,而且街道两边,有很多书店和报摊,走在路上,确实有些文化区的氛围。

远远的,在前面街道的转角处有一家“新知识书店”,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书店里走出来,他还向四处张望了一下,才沿着街道继续往前走去。

这人正是重庆大学工学院教授牟万洲。大学教授进出书店本是很正常之事,林寒远远的看见,并没有在意。

这时他又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从书店里出来,手里拿着新买的书,也跟着向前走去。

那高挑苗条的背影,林寒非常熟悉,一眼就能认出来,她是宽仁医院的江雪莲医生。

林寒心里暗道,江医生怎么到沙坪坝来了,他四周看了看,也没有看到李长乐的身影,这小子肯定没有跟上江医生。

走到前面一个丁字路口,林寒远远的看着江雪莲和路口站着的人暗暗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继续向前走。

牟万洲站在路口旁边的一个报摊前,假装浏览着报纸,其实他在仔细地观察后面的行人,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江雪莲的迹象,他才放心的从另一条路走了。

而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林寒的眼睛,林寒超自然的视力和听力帮了他的大忙。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他都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寒没有再管牟万洲,依旧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江雪莲。由于隔得有些远,期间江雪莲虽然几次借整理鞋带和在街边花店看花的机会观察四周,但她都没有看到林寒。

因为当她观察四周的时候,林寒不是一闪身进了旁边的杂货店,就是借着买烟、买报的的手段避开江雪莲的目光。

从江雪莲几次观察摆脱盯梢的手法来看,林寒认为这个漂亮的江医生并不是一位毫无经验的人,虽然这些手法,在林寒看来还显得有些幼稚。

江雪莲的部行踪都落在林寒的眼里,以前他只是凭直觉认为她有些与众不同,但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

江雪莲今天的行为已经证实了林寒的对她的怀疑,还有那家“新知识书店”,以及那个牟万洲教授,都同样让人生疑,他们究竟是属于哪个组织的呢?

这个江雪莲除了医生之外,难道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身份?

上架感言

林寒把张芸芷送到工学院303宿舍,浅紫和杨沁一路上都挤眉弄眼的和张芸芷打趣,一会儿笑她出手快,年纪轻轻,才进大学校门就有了男朋友;一会儿又夸赞林寒英武帅气,能说会道,还温柔体贴,说得张芸芷一阵阵脸红。

浅紫和杨沁都比张芸芷要稍大一些,一直都把张芸芷当小妹妹照顾,三个人性情相投,关系很好,所以不管怎么说,张芸芷也不会生气。

放下行李,林寒一看正是晚餐时间,就说请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正好表达他对浅紫和杨沁平时照顾张芸芷的谢意。

两位美女听说有人请客吃饭,而且还是个帅哥,当然很开心的就同意了,张芸芷自然也没有反对。

他们一起出了校门向左拐,是沙坪坝最热闹、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都两层楼的房屋,一般楼下是商铺,楼上是住宅,保留着很传统的街道模样。

前行不远有一家火锅馆,门面不是很大,在门口右边的墙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小粉牌儿,上面用粉笔写着“毛肚火锅开堂”。

浅紫是重庆本地人,看到这家店说:“我们今天就吃火锅吧,这家火锅馆看着还不错,大家以为如何?”

杨沁和张芸芷最近也没有机会吃麻辣的,闻着店里传出来的诱人香味,都有些儿吞口水,连忙点头同意,林寒当然也不会反对。

这家火锅馆还是挺有特色的,它是一人一锅,每人一个小小的泥土小灶,上面放一个小铁锅,灶底烧的是碳火。这种小灶火锅,既不同于后世各种各样、花样百出的大火锅,也不同于北方的涮锅。这才是正宗的20世纪30年代的重庆街头火锅。

三女一男正好坐一张桌子,点了一些荤素菜:有水牛毛肚、牛腰、牛肝,鳝鱼,猪脑花、猪脊水,黄牛梅子头、背柳肉。素菜却只有黄葱、蒜苗、莲花白菜。

这个时代的重庆火锅是很讲究刀功的,所有的荤菜都不是用切的,而是用片的刀法。那牛肉用筷子夹起来,竟然能透过人影儿,可见那墩子手的刀功有多厉害。

这家火锅馆除了正常的麻辣底料之外,底汤竟然是用的清炖的牛肉汤,而麻油碟内加有调散的鸡蛋,荤素菜烫熟之后蘸食,和后世火锅的油碟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浅紫,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她就是一个标准的吃货。

她很快就将牛脊水、鳝鱼片、脑花先下锅煮起,其它荤素菜分别盛于小盘中,以便随吃随烫。大家也学着她的样儿,如法炮制,省事还颇有乐趣。

三个漂亮的女生都不喝酒,林寒也没有好意思喝,叫老板上几瓶可口可乐,告之没有,也就只好作罢。

火锅馆老板看这几个俊男美女吃得高兴,一个个美女更是用手扇着红嘟嘟的嘴唇儿,辣得满头大汗。

他笑着给他们送来几大碗老荫茶,大家喝了,才发现吃火锅喝老荫茶不仅能解油腻,而且温润爽口,祛火消暑,这才是真正的火锅伴侣,真还不是后世的某吉、某宝可比的。

林寒并不是一个特别能吃辣的人,他吃着这样的火锅,喝着老荫茶,感觉胃口大开,不断叫老板上菜加茶。

老板看到这个小伙子带着三个漂亮的女学生来吃火锅,点菜随意,出手大方,看来像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因而照顾得也更殷勤。

这一顿火锅吃下来,结账差不多有5块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十天的收入,老板真是喜上眉梢,今天这单生意真心不错。

林寒现在不差钱,能够在张芸芷的同学面前大方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从张芸芷看他那柔情似水的眼神里,他就知张芸芷是很满意的。

◇◇◇

吃完火锅出来,在校门口,张芸芷就不让林寒送了,一来是时间不早了,晚了没车坐;二来是因为有两个闺蜜在一起,还是怕林寒尴尬。

虽然林寒并不在意,但晚了没车倒是问题。所以他也没有坚持,就和她们挥手道别。

那个年代的交通并不方便,时间晚了,想从沙坪坝到军统局本部机关所在的罗家湾,没有车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林寒沿着沙坪坝街道匆匆往小龙坎方向走去,因为浅紫告诉他,那里有最后一班由沙坪坝开往上清寺的班车。

沙坪坝正街上行人不少,说着天南地北方言的外地学生更多,而且街道两边,有很多书店和报摊,走在路上,确实有些文化区的氛围。

远远的,在前面街道的转角处有一家“新知识书店”,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书店里走出来,他还向四处张望了一下,才沿着街道继续往前走去。

这人正是重庆大学工学院教授牟万洲。大学教授进出书店本是很正常之事,林寒远远的看见,并没有在意。

这时他又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从书店里出来,手里拿着新买的书,也跟着向前走去。

那高挑苗条的背影,林寒非常熟悉,一眼就能认出来,她是宽仁医院的江雪莲医生。

林寒心里暗道,江医生怎么到沙坪坝来了,他四周看了看,也没有看到李长乐的身影,这小子肯定没有跟上江医生。

走到前面一个丁字路口,林寒远远的看着江雪莲和路口站着的人暗暗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继续向前走。

牟万洲站在路口旁边的一个报摊前,假装浏览着报纸,其实他在仔细地观察后面的行人,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江雪莲的迹象,他才放心的从另一条路走了。

而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林寒的眼睛,林寒超自然的视力和听力帮了他的大忙。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他都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寒没有再管牟万洲,依旧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江雪莲。由于隔得有些远,期间江雪莲虽然几次借整理鞋带和在街边花店看花的机会观察四周,但她都没有看到林寒。

因为当她观察四周的时候,林寒不是一闪身进了旁边的杂货店,就是借着买烟、买报的的手段避开江雪莲的目光。

从江雪莲几次观察摆脱盯梢的手法来看,林寒认为这个漂亮的江医生并不是一位毫无经验的人,虽然这些手法,在林寒看来还显得有些幼稚。

江雪莲的部行踪都落在林寒的眼里,以前他只是凭直觉认为她有些与众不同,但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

江雪莲今天的行为已经证实了林寒的对她的怀疑,还有那家“新知识书店”,以及那个牟万洲教授,都同样让人生疑,他们究竟是属于哪个组织的呢?

这个江雪莲除了医生之外,难道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身份?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