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有一利就有一弊。

大群狩者聚集在游牧河岸附近,野猪反而变成了一种稀缺资源,一旦现身就会引来众多狩团队围攻,均摊下来单个团队获得的战利品就少得可怜。

野猪虽然算不上聪明,毕竟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发觉河畔手众多,自然会逃离危险地带,河畔能够获的野猪就更少了,狩团队之间甚至会为争夺物而发生冲突。

总得来说,风险与回报成正比,一旦选择沿河游这条安路线,争夺奖牌的希望也将变得微乎其微。

“获得多少狩积分,才有机会闯进大赛前三名?”乔安问阿吱。

“从历届狩大赛的最终成绩来看,至少拿到分才有竞争奖牌的机会,分以上稳拿奖牌,至于是金牌、银牌或者铜牌,那就要看竞争的激烈程度了。”

阿吱抚摸着鼠须,神情严肃。

“分,相当于杀头野猪,在短暂的六天里几乎不可能办到。”

“有实力争夺奖牌的团队,通常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去狩普通野猪,更乐于离开‘游河’流域前往密林深处,杀那些积分更高的凶暴野猪乃至剃刀野猪,以便在更短的时间里尽可能赚取更多的狩积分。”

“当然,这样做必须承担更高的风险,付出更大的伤亡。”

“每年都有不止一支狩团队深入密林,过后员失踪,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年轻人难免过度乐观,托马斯没有在意阿吱的警告,更注重他的前半段话。

甜甜萝莉娇嫩美肌无比可人

“假如我们设法干掉剃刀王子,直接获得点狩积分,那不就稳拿奖牌了?”

“就凭你们几人的实力,最好别打剃刀王子的主意,那跟送死没区别。”

小喵毫不客气地当面泼了他一桶冷水,丢下手中的龙虾螯钳,指着地图上数个以红色墨水笔圈出的区域。

“根据我们报社对历届狩大会伤亡和失踪人员所进行的统计,这些红笔圈出来的区域特别危险。”

“如果闯进这些区域,将有很高的概率遭遇凶暴野猪或者剃刀野猪,甚至有可能撞见‘剃刀王子’。”

“如果你们还没有活腻,最好远离这些危险区域。”

托马斯满口答应不去冒险,然而擅长察言观色的猫女注意到,这位阔少爷眼珠转个不停,似乎在暗地里盘算什么。

小喵猜出他多半不甘心安安分分地沿河狩,然而自己作为外人也不便多劝,只能暗自叹气。

整张地图,只有北部山区附近一小片地方被绿色线条圈起来,显得特别扎眼,很自然地引起了乔安的好奇。

“喵姐,这片绿色墨水圈出来的区域,是指什么?”

小喵望向乔安手中的地图,显得神色迟疑,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回答他的问题。

“乔安,绿色区域很少有野猪出没,而且非常危险,你们没必要去那一带活动。”阿吱说。

乔安听出他有意隐瞒什么,忍不住追问:“既然绿色区域少有野猪出没,其危险性从何而来?”

“这……”阿吱捻着鼠须,无言以对。

“这个问题,还是让我来回答吧。”

班尼老师接过话茬,有些无奈地发出感慨。

“年轻人好奇心重,如果不把这件事说清楚,反倒会促使你们跑到绿色区域去亲自探查内幕,那样一来我们的好心反而等于办了坏事。”

“听您这么说,地图上的绿色区域莫非隐藏着什么秘密?”托马斯问。

班尼老师点了下头,脸色变得格外凝重。

“‘野猪岛’,可不是只有野猪,很可能还潜伏着其它神秘且残忍的危险生物。”

乔安、托马斯和丁道尔兄弟不约而同放下食物与酒杯,视线都集中在班尼老师脸上,期待他揭晓谜底。

班尼老师取出烟斗,靠近篝火点燃烟丝,深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淡紫色烟雾,过后才继续这个话题。

“乔安,这件事说起来跟你也有一些关系,还记得两个月前咱们在瓦萨少校的牧场中消灭害虫的事吗?当时曾突然飞出来一只巨大的黄蜂,袭击我乘坐的轻气球。”

“当然记得,事后您怀疑那只巨蜂与原始教团有关,亚尔夫海姆各地频繁出现的巨大害虫也是原始教徒在幕后操纵。”乔安回忆着说。

“当时我们只是有所怀疑,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和小喵、阿吱一直在调查虫灾的真相,可惜没什么进展,那个传说中操纵害虫的怪人也没有再出现。”

班尼老师抽了口烟,接着说:

“直到两周前,小喵通过她在某秘密社团的朋友获得了两则很有价值的情报,我们的调查工作才迎来曙光。”

小喵干咳两声,冲班尼老师使了个眼色。

班尼老师会意地点头,避而不谈小喵的情报来源。

托马斯和丁道尔兄弟不明白小喵的异常举动有什么用意,也不关心她从哪儿搞来的情报。

乔安却心头一动,猜到班尼老师所说的“秘密社团”,十有是指“自由之子协会”。

“自由之子协会”的势力遍及新大陆各地,为方便走私和销赃建立起庞大的情报,素以消息灵通著称。

“原始教徒”固然行事诡秘,然而只要他们离开原始丛林进入人类聚居的城镇,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很难瞒过“自由之子”的耳目。

小喵作为“自由之子协会”在莱顿港地区的中层干部,借助该组织的情报系统追查虫灾真相,也在情理之中。

“根据小喵朋友提供的第一条情报,我们得知的确有一位‘原始教派’的高阶执事,于今年春天离开教团总部所在的‘铁森林’,秘密来到亚尔夫海姆地区。”

“此人似乎是奉教宗的命令,南下追寻某个人或者某样东西,具体目的还不得而知。”

“至于在依芬河流域散播虫卵,制造虫灾,不过是这位邪教执事顺手为之,也算是践行其邪恶信仰的一种方式。”

Tagged :